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人才交流 > 正文
中国女性成为墨西哥跳水“精神领袖”
发布时间:2018-03-19 信息来源 : 人力资源开发中心

 

中国女性成为墨西哥跳水“精神领袖”也是墨西哥总统座上宾

本文来源:今日头条自媒体   作者 - 跳水池边看热闹

国际泳联世界跳水系列赛第二站的争夺,正在日本富士进行着激烈地较量。透过电视画面,你会发现每当墨西哥队员完成动作后,都会有一位东方女性走过去,跟运动员无障碍地进行着交流。奔放的发型,丰富的表情,沉着的指挥。熟悉跳水的人,都会很容易地叫出她的名字——马进,墨西哥跳水的总教练。

.

马进给墨西哥选手帕切科进行临场指导

她是地道的北京大妞儿,远赴墨西哥15年,依然保持着中国国籍;

她带出了墨西哥历史上仅有的2位跳水世界冠军,成为当之无愧的精神领袖

她用独树一帜的才华与能力,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影响力,成为墨西哥总统的座上宾;

而她与弟子亲密无间的关系,也许会帮助她在未来转型,走上更为宽广的道路……

初来乍到,举步维艰

2003年,国家体育总局的一纸调令,可以说改变了马进的命运。时任北京队教练的马进,跟随援外教练团远渡重洋,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墨西哥,开始了再一次的创业。

谈及当年的决定,马进坦言:要是有一个美满的家庭我肯定不会出国,我当时只是希望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与丈夫的离异,让马进曾经对自己的生活充满了迷惘,而外派让这个北京大妞有了一个逃离的借口,也给了她一次重新校正自己生活的机会。

谁也不曾预料,这样的选择,让马进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

.

生活在墨西哥的马进

出门在外,谁都不容易。忆起初到墨西哥时的日子,马进感概万千。语言无疑是最严峻的挑战。对于西班牙语一窍不通的马进,如何与队员进行沟通,指导他们训练成为了最大的挑战。

肢体语言是第一解决方案,我做做模仿,比划比划,实在不行就找朋友帮帮忙,现场翻译。最初就是这么度过的。马进说这段话时神态平静,似乎不值一提,然而,这其中的艰辛显然我们无法感同身受。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中国跳水的技术便一直领先世界,然而墨西哥也并非是一支鱼腩之师。中国教练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多长时间能出成绩都是横亘在马进与墨西哥体委之间的问题。在未出成绩之前,想要得到大力的支持无疑是异想天开,更何况语言不通的马进也很难向墨方领导表明自己全部的诉求。

出不了成绩,就意味着合同的提前解除,这大概是全世界通用的标准。

领导要能耐得住,队员要能耐得住,你更要耐得住。”“或许是当时马进最真实的写照。马进也曾一度要不住了,不过,用她的话说,墨西哥还有值得我留的地方。

一哥一姐,传奇情缘

墨西哥跳水队的一姐葆拉·埃斯皮诺萨(09年罗马世锦赛冠军)与一哥罗梅尔·帕切科(16年巴西里约热内卢跳水世界杯冠军)均出自马进门下,而让马进觉得值得留恋的也正是她的弟子们。

通过几年的艰苦努力,马进带着一批名不见经传的队员稳步提升,也和队员们在创业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2007年墨尔本世界锦标赛,马进曾带着队员来到中国集训了一段时间,一直对中国教练心存质疑,并在国内有一定影响力的墨西哥电视台的记者,做出了这样的报道:中国教练马进将队员带到了她的国家训练,我们拭目以待能有什么好成绩。这种略带嘲讽和质疑的言论,显然是对马进的公开质疑。

但马进对此毫不知情,因为听不懂,所以也就自动屏蔽了那些来自墨西哥的不利信息。而葆拉在那次世锦赛表现不佳,几次莫名其妙的掉泪,甚至泣不成声,还是让马进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后来,葆拉对马进坦白,如果自己跳得不好,马进可能会走人。

孩子对我的感情,我只能用我的工作,让她拿到成绩来回报她。马进对弟子的付出,弟子对马进的信任,成为了她们之间紧密联系的纽带。

不仅是葆拉,马进的所有弟子都把马进当成妈妈看待。葆拉与帕切科不仅是马进培养出来的墨西哥仅有的2位跳水世界冠军。也是墨西哥体育界极负盛名的金童玉女,然而,因为情感上的波折,令人艳羡的情侣还是分道扬镳。以前情感波折我也从中调和,但是现在孩子大了,我不会太多的进行干预。马进言语之中透着无奈,听得出来马进对于这段感情也颇为惋惜。随着葆拉渐渐淡出国家队,帕切科成为了墨西哥新的核心队员。

.

以罗梅尔·帕切科命名的跳水馆和跳水学校成立

他很有毅力,喜欢竞争,喜欢比赛,对我也很依赖。帕切科自从2016年获得了世界冠军后在墨西哥的人气与日俱增,几乎成为了墨西哥全民偶像,对马进的依赖却不减反增。

帕切科希望自己今后能成为尤卡坦州的州长,而庞大的群众基础无疑是一大优势。他想让我当个财政局长,旅游局长什么的,帮着他。马进欣慰地说着弟子的想法,然后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我会慎重考虑……”

无为而治,

尽管马进取得了不菲的成绩,但是与国内的队伍比起来,马进的执教风格可谓另类。对于队员的训练,马进表示顺其自然,从不强求。葆拉在走红后,广告宣传铺天盖地而来,训练时间大幅缩水,对此,马进非但没有制止,反而表示了支持。

运动员的运动生涯是有限的,既然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抓住呢,跳水不也是为了改善生活吗?同样的,马进也透露像帕切科现在活动的频繁程度,每天能抽空训练两个小时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仅是对运动员,马进自己也是一个随心所欲的人,对于国内严格的训练制度,马进感叹那么大早我都起不来呢。墨西哥的孩子不像中国队员,必须要奔着奥运冠军去,没有必要那么逼着。

在日常生活中,马进经常去旅游、按摩、桑拿、野炊。她的最爱就是吃,一提到吃不禁有些眉飞色舞,我很享受吃东西时的快乐,不过现在我得挑着吃,不能像过去什么都吃,因为也得注意保健。尽管在有意识地减肥,但马进坦言坚持不了三天

.

马进朋友圈截图

或许正是马进的与众不同,吸引了她现在的同样从事体育工作的丈夫。作为墨西哥体委的工作人员,马进的丈夫一度开玩笑称:墨西哥给你发了个奖章,表彰你的工作;中国也得给我发一个,这么多年我都跟你坚持过下来了!

墨西哥的外交部长与总统都曾对马进表达过如果马进愿意转国籍他们会尽快办理,马进回绝了,至今保留着中国国籍。我很享受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尽管在墨西哥住着大房子,吃的也不错,但总感觉少了点什么。当年为了工作亏欠了他们,要是再转了国籍还回得来么!”显然,落叶归根是中国人血脉深处无法割舍的情怀。

马进坦言,现在留在墨西哥更多的是出于责任,等到卸下重担回国是必然的选择。我是中国人,平时在与他们的接触中我也会刻意的让他们知道我是中国人,不是墨西哥人。而且每次回到北京,我都觉得自己落后了一些,中国发展太快了。人生总有许多东西是融入血脉,无法改变的。

.

马进春节期间重游故宫

15年的时间,透过时光的罅隙,让一个女人不再年轻。这个曾经的北京大妞,经过岁月的洗礼,成长为墨西哥跳水队的总教练,墨西哥总统的座上宾,更成为了中国首位获得墨西哥阿兹特克雄鹰勋章的体育界人士。【注:阿兹特克雄鹰勋(the Aztec Eagle)章象征着为民主、和平作出巨大贡献,该勋章也是墨西哥政府对外国人授予的最高荣誉。南非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也曾获此殊荣。】

    不过,她依然率性,依然洒脱,依然保持着那颗赤诚之心。

【打印】    【关闭】
×